0%

最近的一些杂七杂八的感想

近况

​ 最近这些各种事情,自己的很多关于新一年的安排打算都是给打乱了,而且中途还有些小问题不断地出来,也是稍微有些头疼的,自己后面的正事也是感觉时间紧迫。

​ 原计划是初七就回去准备自己的复习,回来玩十多天,所以根本没有带书,只有一个本子一支笔加上笔记本,现在离原本回校学习的日子已经多过去了二十天了,而且状况官方估计得到三月份左右才能进校的样子,我真的太难了。自己项目的代码资料什么的都在实验室里面,考研书教材什么的也都在宿舍,新买的书现在已经第五天了,结果还没有发货的样子。。。

​ 大概在半个多月前,我们这里爆出两例新冠肺炎的病情,结果弄得这里现在管理很严格,到处不允许出行。而且第二天知道是我堂姐的一个姐姐,堂姐与她姐姐是有接触过,而我与堂姐有之后家庭聚餐过,本来以为在家里好好呆着了,乖乖的没事情了,结果之前的唯一一次聚餐就这样好巧不巧,就变成了在几百万人的县城中的不多的观察者之一。我们由于是再下一阶的次接触者,所以我堂姐他们在宾馆单独隔离观察,我们就自行在家观察不能出门。虽然对于最坏情况的感染发病的严重程度很乐观,但是对于这一系列的遭遇和观察来说,我最为担心还是这个病情耽误自己的正常生活和事情,还有家里人稍大的长辈的情况。中途联系堂姐他们,情况还算是稳定,但是她家里的猫猫就很让人担心,虽然走得时候弄了很多吃的,但总是担心会不会吃完了还没有接触观察。

​ 其实对于这个疫情,开始我是有足够重视的,但是奈何家里人总是形式上只是在我面前做样子,其实心里要说真的重视是不可能的,什么我们以前SARS的时候、人这一辈子该死的总会死的不该死的怎么也轮不到。。。我前面还要辩驳给他们科普科普知识,动之以情的讲讲对家庭的后果,到后面我就就彻底放弃了,他们能做做样子也可能是老一辈最大的让步了吧。

​ 现在自己实验室的项目只有暂时搁浅,之前弄得git上的爬虫项目也是只有看看有没有时间更新了,毕竟代码都在学校里面,现在最主要的在没有书的情况下也要开始自己的考研复习了,努力克服自己暂时没有书本的情况。为了控制住我玩游戏的心情,从完全无所事事玩耍的一个月走出来开始自己的学习,我决定把自己的电脑搬出去,卸载各种游戏和没用的软件,把曾经的电脑桌换成一个书桌。书桌是放在家里储物室里没人用的,当时看见的时候我就爱了,虽然上面有很多破损的地方,中间还有一块比较大的掉落,但是我觉着这种旧物的感觉也太好看了吧,上面的抽屉把手也是复古的feel,爸妈还说给弄一块桌布上去,我也是拒绝了,桌布这里完全是多此一举的东西。

desktop

图1 超有feel的书桌

网络

​ 这在家里的一个月,关注各路媒体网络的消息,还有外面的信息更加频繁一些,发现网络上确实是各种牛鬼蛇神漫天跑,而且总是会有集体反智的情况发生,前有各路偏方抗病毒,后有集体骂武汉。我能看见的形成影响力的失智言论大部分都发生在微博,那可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我能想到的想不到的节奏都能在那里起飞。我真的有时候搞不懂了到底是那里的人多所以这种大众情绪的传染,还是那里人真的对待网络带节奏党的辨识度要差那么一截。

​ 我也远远无法想象在初期给武汉加油的那些人,和疫情扩散到自己省份大声叫嚣封闭武汉隔离武汉人,扩散恐武仇武的那些人,是一群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己的所谓的高尚品德民族血脉在个人利益面前终究是露了馅。现在大部分网络上的不理智就在于什么事情总是往最极端的方面去理解和阐释,非黑即白便是最大的空间了,一旦接受一方的言论后便会在脑里自动回旋加强烙印,再也没有回旋与变化的余地,一切的与其认识相悖的言论就是谣言与借口,与其认知相符的东西就全盘吸收。越到后面越不理智越需要更加重口味的东西才能刺激巩固自己的认知,这种时候偏激与天马行空的谣言才能更加满足这种胃口,况且一群人在一起还能互相打气撑腰,坚定自己已经偏激的观点。那些在疫情开始爆发后被吓破胆,发泄恐慌武汉情绪的人,便是如此,甚至有曝光武汉车牌的个人信息的微博下面一片叫好,真的是不寒而栗。

​ 回形针的视频可能对于这种情况,说出了最应该说的话。

paperclip

图2 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

如果您觉得还不错,可以请我喝杯咖啡。